黄桃罐头

几乎什么都磕的杂食动物,雷点不多(我的这条命是太太们给的)

我流泪˃̣̣̥᷄⌓˂̣̣̥᷅

格瓦拉:

      很难说我今天看完这一话是什么心情,对于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来说,十六年的时光,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所谓“幼驯染失格”或“非常规青梅竹马”,这一话让我再次深深地感受到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小胜和deku,两人虽然关系不好,“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却从来没对彼此说过心里话”,但这十六年的时光带给了两人真切实在的影响,那就是两人区别于其他人是有一个清晰的“我们”和“其他”的界限的。爆豪胜己总是会在绿谷出久面前肆无忌惮毫不顾忌地展现自己最糟糕最恶劣的一面,毫不掩饰毫无遮掩地肆意在绿谷出久身上发泄自己的情绪,绿谷出久对这一点虽朦朦胧胧,却也能明白“能承受这一切的,只有我了”。
      爆豪胜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在偶像来宽慰他都会在偶像面前说“放开我,我走不动路了”的人,是一个连愧疚对象出现在他面前安慰他他都会因为强烈的自尊和骄傲将其推开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毫不掩饰地在绿谷出久面前说出“我害欧鲁迈特终结了英雄生涯”。他是个看似情绪外露,实际上会把深层情绪掩盖在粗暴话语和凶狠行为的人,但他在绿谷出久面前却从不掩盖这一点,他仅有几次的眼泪全都是在绿谷出久面前,他的不甘,他的愧疚,他压抑的感情,因为他的自尊和骄傲,他甚至无法对欧鲁迈特说出口,绿谷出久是他唯一的发泄口。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情节就是后期老虎对他说当初没能保护你很抱歉,他的态度是很抗拒也很“混蛋”的,仿佛只觉得自己被掳走丢人。短毛猫在救援中失去个性,爆豪胜己是否也会将这份责任也归于自己?他面对同组合成员是否也会想起自己的愧疚和不甘?这一直都是我在不断思索的点,爆豪胜己拒绝让他人看到自己“弱势”的一面,在他的概念里这份愧疚和不甘被人所察代表着屈辱,他宁可别人觉得他混蛋,也不想别人觉得他可怜,可他偏偏会在绿谷出久面前卸下所有自尊,把一个最本真最坦诚的自己肆无忌惮地发泄给对方。绿谷出久在这段关系中实际上是很钝感的,可他近乎本能一样就接纳了爆豪胜己的全部,因为这十六年来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的。


      而绿谷出久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别人担心他的时候先想着担心别人会顾虑他的人,饭田和轰察觉到他情绪有异,他的反应是“英雄不哭”,青山去宽慰他,他对此很感激,选择是回应这份心情,自身却没有得到什么宽慰(而且看青山的表情明显是察觉到这一点了啊),但爆豪胜己一句别扭的一句“有没有进步一点”,他的回答却是没有遮掩的,坦诚而有些失落的一句“完全没有”。在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没有“遮掩”这一个字样,就像在故事剧情的一开始因为爆豪的被欺骗的愤怒就将OFA的事情透露出一点的绿谷,在他们两人的概念里,似乎没有什么需要向对方掩盖的,因为十六年的时光里,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向对方掩盖过什么。那些眼泪,那些委屈,那些失落,那些不甘,他人不曾踏足也不曾知晓的一切,他全都知道,他也全都知道。
      眼泪屈辱吗?不甘屈辱吗?可是在对方面前就没关系,你见过我打走高年级恶霸掉眼泪的样子,也见过我拿一张闪卡就能欢呼雀跃的时候,再丢脸的样子你也见过,我有什么可在你面前掩盖的?
      我即使说再多的“我没事”你也不会信,因为你知道我最不堪的时候,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没用,我在你眼里永远都是那个“Deku”而不是“DEKU”,你知晓我的过往,就掌握了我的现在,在你面前说一句“完全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在看61话的开始我其实是很诧异的,小信的声线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看漫画是想象的是愤怒于自己不甘于自己的声线,在我概念里他的不甘与沮丧应该会被愤怒和自尊的外壳包裹,他真实的情绪应该是第二层的。可是听的时候觉得这份情绪太外露了,愧疚和不甘让人觉得都要溢出来一样,可在后面欧鲁迈特出现时他的声线就变了,是我一开始想象中的那种声线,包裹在自尊与骄傲外壳里的声音。而后我就意识到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面前是完全不加掩盖任何情绪的,什么自尊什么骄傲,他在绿谷面前全都不要,那个最真实的自己,那个为偶像的陨落而把不必要的责任强加给自己并因此愧疚不甘的少年,那个爆豪胜己,就只在绿谷出久面前展露,再没有另一个。
      千言万语一句话,KTDK是真的

评论

热度(4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