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桃罐头

【胜出】不良高校 02

久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JPG)

deku是世界的珍宝:




☆非原著背景




☆不良少年高中生咔×成熟稳重老师久




☆私设色击世界观:
所有的人出生的时候是看不到颜色的,第一次看到喜欢的人会产生色击反应,在那之后才能看到颜色




☆ooc预警




前篇:  1






爆豪扭头看向四周的物体,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色击,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怎么有颜色的范围,只在这个人身上?




这废物对我做了什么?




他干脆利落地一脚踢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桌椅,仰着头看着这个刚来就让自己发生了色击反应的老师,身体前倾地逼近了这位皱着眉头的小白兔一样的班主任。




“喂,你这个废物,对老子......”




“爆豪冷静,冷静!”




爆豪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慌张的上鸣一把按下,上鸣给背后的男同学使了个“你们上!”的眼色,男同学们就嘻嘻哈哈地站了起来围了上来。




“老—师—,听说你是同性恋,对吗?”




“老师,我们画得好看吗?”




“男同性恋是不是都非常容易勃/起啊?老师?告诉我们吗~”




“老师你会因为看了学生特意画给你的图而勃/起吗?”




拖长的尾音和不坏好意的靠近,以及有好几个学生已经快要触碰到绿谷的衬衫边缘,绿谷眉头都没挑一下,十分条分缕析地回答了学生的问题。




“老师还没有发生过色击反应,所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同性恋。”




“至于勃/起的问题,我建议同学们看一些正规的生理书籍,同性恋生理上和你们一样,你们有多容易勃/起,那么同性恋也是一样。”




“至于你们的画......”




绿谷取下了平光眼镜,自然地向后偏斜躲过从旁边突然袭来的拳头,语气一丝波澜也无。




“老师虽然不喜欢,但还是谢谢你们了。”




满教室将近二十个男生终于脱下了笑嘻嘻的面皮,撸起了袖子,行动过程中带翻无数座椅,爆豪被上鸣牢牢按在座位上,挑眉看着这一触即发的大战。




“爆豪,这次你不能动手,尾峰那混蛋会拿这件事情直接逼你退学的。”




上鸣脱下了外面的黑色皮质外套,把带着闪电符号的头发一捋,勾起了嘴角。




“我们这些人还有好几次大过可以吃,你就好好坐在位置上看我们表演吧!”




爆豪嗤笑了一声,他单脚勾起被上鸣丢到地上的外套,丢在桌上,就坐在了第一排这个最佳位置上准备前排观看这场声势浩大的群架。




“不要给老子丢脸啊,垃圾们。”




整个教室都是震耳欲聋的回答声。




“好的!爆豪老大!”




绿谷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他屈起食指在课桌上翘了两下,轻轻摇了摇头。




“是不是我不打这一场架,你们就不会安静下来听我讲课?”




旁边的男生试图纠正绿谷的说法。




“老师,不是你和我们打架,是你单方面被我们打,而且打完之后我们也不会听课的哦。”




绿谷慢条斯理地解开了衬衫上的第一颗扣子,但是拉开了领结,他抬起一双平静无波的绿眼睛,直直地看向坐在第一排的爆豪,周身溢出爆豪熟悉的那种不良少年动手之前的攻击味道。




“如果老师打赢了,那你们就乖乖听话,这样可以吗?”




爆豪被绿谷这样锐利的目光刺过来的时候,身体里的血液流动停滞了一秒,下一秒他的身体为了代偿这停止的一秒钟,心脏疯狂地跳动了起来。




“啧,如果你这个废物能够做到的话。”




爆豪掩饰地别开了自己的目光,心跳的声音耳鸣一样地充斥着他整个大脑,身体诚实地为刚才绿谷那轻描淡写的一眼疯狂反应着,从心脏到开始分泌多巴胺的大脑,它们违背着主人的意愿制造着晕眩感,告诉你“你和面前这个人恋爱了。”




爆豪的手指在缺了半边漆的课桌上焦躁地跳动着,他的舌尖在最后一颗磨牙旁边反复逡巡,最后吐出一个“操!”字。




爆豪说出“操!”的时候,有三个同学的拳头已经蓄势待发地停在空中了。




绿谷交错着一手抓住一个拳头,身体向后闪避掉冲他面前来得最后一个拳头,然后像是有些苦恼地叹了叹气。




“我不喜欢体罚学生,尽管我的同事说我挺擅长这个。”




“但是......”




绿谷的手往下一折,两只手骨节交错的声音和惨叫瞬间响彻整个教室。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样的措施可能对你们才有效果。”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




“断掉了!断掉了!我的手断掉了!”




绿谷解开自己袖子上的那颗纽扣,把自己的袖子端正地挽了起来,把平光眼镜妥当地放进了眼镜盒里,才看着这群有些懵逼的学生回答道:




“老师下手没这么狠,只是脱臼了而已,等会我帮你们安回去就好。”




绿谷打人时的脸上那种长辈看着调皮的晚辈的无奈表情看得上鸣一个激灵,接着他就看着这个被他们下定义为“好欺负的人渣班主任”一个一个在他们身上点了起来。




“......十一,十二,十三,啊,只剩十三个同学啊,这样的话......”




绿谷在一群学生目瞪口呆的表情里泰然自若地对他们招了招手。




“那就一起上吧,这样节约时间,我们还可以讲半节课。”




一群人迟疑了一瞬间,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咬牙冲了上去。




上鸣甚至看不清绿谷的动作,只听到了拳头击打到肉体的声音和骨节被掰开的声响以及同学们的惨叫声。




“啊啊啊!!痛痛痛!我的腿!”




“啊啊啊啊啊啊蛋蛋,我的蛋蛋,谁踩到我的蛋蛋了!!”




“手!我的手!它悬空了!”




上鸣直接从背后伸手抓住了绿谷的左手,他一反手就想把绿谷像压犯人一样压在课桌上,绿谷推开面前一个向他扫堂腿的学生,连头都没回,直接反过来抓住他的手往前拖,脚一撇,手一压,就把上鸣死死地压在了课桌上。




整个过程不到20秒。




上鸣是最后一个被绿谷解决的学生。




解决掉所有学生,爆豪抬头看了一下挂在课室中央上的挂钟,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不到十分钟。




绿谷松开固定上鸣的手和脚,掸了掸自己身上的灰尘,又把放在办公包里的平光眼镜找了出来戴好,才把询问的眼光抬向这个班级里明显是做主的人——爆豪。




“请问我可以开始上课了吗?”




爆豪站了起来,走到讲台上靠得极近地观察着这个看起来软绵绵的老师。




软绵绵的绿色卷发,软绵绵的眼神,软绵绵的声音,以及现在因为过近的距离不小心打在自己脸上软绵绵的呼吸。




他拿出插在裤兜里的手从黑板旁边拿过刷子“唰”一下从上到下擦掉了被绿谷写在黑板上的“绿谷出久”四个字,然后随意从黑板下面栏子里的粉笔头中捡了一截在黑板上十分用力地写下了“爆豪胜己”四个字。




他向有些呆愣的绿谷伸出还粘着粉笔灰的手,另一只手还插在裤兜里没有拿出来。




“初次见面,我是爆豪胜己。”




爆豪扬起红色的眼睛勾起了一边的嘴角。




“你好啊,绿谷老—师—”























爆爆现在打不过出久的,他以后会被出久吊起来打的(bushi

评论

热度(1905)